美式風格談話藝術-我在美國所見聞

還記得去年這時候,Choyce因為好奇美國餐飲學校而預約參觀校園,當天與顧問預約11點到校,但我提前兩小時到學校附近咖啡廳吃早餐等待時間到來。等時間到了才推開校門進入自我介紹,當時初次見面的顧問笑著對我說:你剛才是否在咖啡廳裡?

掩不住驚訝,我問:你怎麼知道?我們不是初見面嗎?

顧問笑著對我說:我在咖啡廳注意到你,你的鞋子很漂亮。

當時我心想:這讚美果然很有美式風格。

IMG_1920

時光飛逝,一年後的我,已經在校園裡待了九個月,身旁圍繞著從世界各地與美國各州,來洛杉磯校區修習餐飲管理與西餐廚藝的同學們,聽著身旁各種討論,我也逐漸加入同學話題中,一起討論課程分組,一起八卦老師與同學,一起分享著生活大小事。而我也漸漸體會到,美式風格談話藝術,也跟我從小習慣『羞辱創傷』長大的傳統台式家庭教育大大不同。

先說了,本文不戰南北,也不討論民俗風情,單純只討論本人在台美兩地感受到的生活型態。

就像顧問所說的:『我在咖啡廳注意到你,我喜歡你的鞋子。』

鞋子只是破冰的梗,顧問也不直接討論我的外表,而是巧妙的以鞋子當開頭,間接讚美我。這就是典型美式風格的說話藝術。

也是我們經常說的『對事不對人』

不直接讚美外型,避免聚焦在外表:

外表真的因人而異,大眼小眼或長腿短腿都有個人風格,更千萬要避免膚色與年齡或性別,以免落入種族歧視爭議)

而是巧妙讚美你身上的飾品,皮件或彩繪指甲,這是我在美國賣場經常遇到,店員拉近距離的寒暄與招呼。

不用『大姐』來稱呼對方,避免落入刻意親近的俗套,也避免碰觸到性別禁忌與年齡話題。

在賣場裡走動,售貨員不會大扯喉嚨叫『姊姊』『妹妹』或『大姐』,而是以Miss或Ma’dm,Sir 或 Bro ,Pal招呼,保持客套又不失禮貌的距離,也是我在美國觀察到的招呼型態。

畢竟,在生活中有太多來自各地與各種性別認同的人們,有跨性別也有不特定性別的族群等,每一種族群都代表著自己,他們也不希望被世俗輕易定義,也不一定肯花時間向陌生人解釋自己,與其擅自加上自己的認知,強冠性別名稱,不如保持恰到好處的距離,避開外表給人的第一印象,而是不經意的提起身上的配件或者紋身等,也是最快的破冰方式。

一但破冰,讓對方卸下心防,自然輕鬆的交談

人與人之間的交往,其實不用刻意,而是讓對方侃侃而談,讓對方願意談論自己,而我只要當聽眾,就能從談話中了解對方的嗜好,有沒有寵物,是否與家人同住,找到共同話題並且相呼應,很快就可以從陌生人升級到新朋友。

許多新移民來到美國,總對新環境產生畏懼,堅持在同溫層取暖,即使住在美國也不跟美國人交往,總是選擇在華人圈打滾,也不敢靠近陌生人,即是住在美國,生活範圍卻跟美國在地生活脫節,即使住在美國數十鯰,恐怕也對美式生活感到陌生。

其實,人在海外就已經是十分有勇氣突破現狀,也很勇敢了,但我總覺得都來到新環境了,如不循染新文化與新生活帶來的刺激與改變,遠地來這一趟還真的太可惜了。

聽我說太多理論了,那就用實例來說明,各位自行判斷。

美式風格帶著正面與禮貌,但不一定是真心話(但誰想聽你的真心話,省下來吧!

例一:美國人該強調個人特質的時候不客氣,但應該展現團體合作的時候,美國人又以最快速度組織起來。

職場上(或校園裡)互相競爭,當有人擔任當日領導(或者副主廚,或小組組長)團隊合作就是證明自己能服從的最佳表現。

儘管私底下暗自較勁,團隊合作並且絕對服從,事後也一定給予最高評價的方式?

『順著話尾接話』

當我擔任副主廚並領導團隊完成料理,主廚要我做當日結論,我很沒自信的說:我沒做什麼領導,都是大家能力太強。

同學接著話尾說:你領導很好,也為後來的副主廚設下新高度。(說這句話的同學其實跟我不是非常親近)

順著話尾接話,正向鼓勵對方,也是我在美國校園裡深刻感受到的美式談話實例。

『不以個人主觀評論』

有人愛吃辣,有人不能沾一點辣椒,有些人喜歡中式辣,卻對墨西哥辣很陌生。當大家齊心協力做出各種餐點,並看著你想知道感想。

在餐飲學校總不能做每個人都喜歡的餐點,當你不能吃辣,卻要評論墨西哥餐點,你會怎麼說?

美國同學說:我喜歡Mole negro的香氣,那稠度讓人著迷,不過我對辣敏感,可惜無福享受這道餐點。

台灣人可能會說:這麼辣的餐點是想害死我嗎?墨西哥的餐點是否都這麼辣,我猜我這輩子絕對不會去墨西哥。

保持客觀中立,不以個人主觀評論,選擇讚美並略過個人感受

在美國,我感受到多元民族混合產生的包容性,事實上,除了印第安原住民以外,沒有人能自稱自己純種美國人。

當主廚問我們從哪裡來?

有人說自己是非裔美國人,有人自認是西班牙美國人,有人說自己是北歐後裔,也有人說自己是菲律賓來的新移民。

從哥倫布發現新大陸,多國人民前往這塊新大陸定居,有些是被迫來美開墾的非洲人,不管你從哪裡來,大家都齊聚一堂,來到這裡開始新生活,只是有人來得早有些人晚,不代表早來的人應該有優勢,或者比其他人優秀,來到這裡,人人平等,美國憲法明文保障每個人權利。

事實上,同學們對新移民帶來的文化衝擊感到有趣,甚至羨慕你有多重文化的浸潤,

Dis-moi ce que tu manges, je te dirai ce que tu es” 法國人Jean Anthelme Brillat-Savarin 這麼說”Tell me what you eat and I will tell you who you are.”

告訴我你吃些什麼,我就能說出你是什麼人。

雖然說法國人是這麼重視美食,也從餐桌上去了解一個人的人格顯得有些偏執,但這確實是觀察一個陌生人最快最直接的方式。

就像我們總是說:從牌桌上可看出未來女婿的人品。

你說出的話與評論,就代表你的價值觀與生活意義。

在美國,Facebook不是主流,因為美國人不肯輕易讓他人看見自己的評論,讓人輕易了解自己的想法,當你問到美國人意見,他們總是保持禮貌的距離,代表著自己是客觀公正的存在,也不會輕易用主觀去影響他人。

有教養的人,也不會輕易以言論作為武器,除非他想掩飾自己的脆弱。

『我不是香菜迷,但我感受到香菜的韻味,也為這道料理帶來更豐富的層次』

不說你不知道,美國也有很多人討厭香菜,同學說:這是基因問題,我家族的人都無法接受香菜,這對北歐血統的同學來說,香菜不會帶來不適反應,但會讓她敬而遠之。

當我們上課進行到墨西哥料理,滿滿的香菜簡直無法忽略。當北歐血統的美國同學評論墨西哥菜,他保持禮貌不帶批評的這樣說。

台灣人可能會誇張的握緊拳頭說:香菜必須死!(我知道這是玩笑話,不過這也冒犯了喜歡香菜的人。

這樣你會覺得美國人虛偽嗎?

不,美式風格的談話藝術,不帶冒犯的成全他人也成全自己。不以個人主觀解讀或評論,而是帶著尊重他人,製造一些空間保留給他人,鼓勵他人侃侃而談,藉由談論更拉近彼此距離。

用淺白一點的方式來說:不要想總是當主角,而是當一個觀眾,願意為他人拍手鼓掌,願意聆聽他人,但也不失自己立場的談話,會讓自己更受歡迎,也會更能打開陌生人話題,拉近彼此距離。

當然,美國人也會自嘲。也會高聲評論他人,也會談政治與表達自我立場,但要看場合,不是每個場合都適合做自己,不是每個場合都可以當主角,有些人也會貶抑他人來成就自己,這都是生活中隨處可見,也可能會巧遇的人,此時就笑笑表示禮貌,記得保持距離,你可以選擇朋友,也能選擇自己的人生應該怎麼度過。

說到教育,美式風格教育,跟台灣權威式教育也有很大差異

不過,這又是另外一個長文才能解決的話題。

當然,不是每個美國人都如此,也不是每個人都受過談話訓練,但可以肯定一點:美國人會避免談論種族,膚色與年齡,以免造成更多矛盾,甚至被告上法院。

但以正面積極取代負面思考,避免『羞辱創傷』主宰自己的人生,成為受歡迎的人,在社會上總是好處大過壞處。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